農業產業化 品牌正當時

發布日期:2019-11-27信息來源:株洲日報

      核心閱讀 

      當前,“一帶一路”農業國際合作、鄉村振興戰略、粵港澳大灣區菜籃子工程、社區新零售,農業領域的“風向標”,指引農業品牌走向新時代發展的黃金十年。

      品牌依托產業,產業需要對接市場。隨著90后消費群體崛起,消費主力軍不再滿足于產品品質,更是追求美好生活的向往,農業品牌正越來越受到市場的青睞。

      在株洲的菜園子里,一批新農人開始了嘗試。

      引子

      最近,湖南叁農企業管理有限公司(下稱叁農公司)生產的辣椒火了——國際食品博覽會斬獲“明星品牌”,第21屆農博會又摘下“金獎”,前幾天又通過國際商品博覽會啟動“全球行”。“一公斤賣到59.6元。”叁農公司負責人蕭軍,頻繁奔走于各大展會和商超,把“小親椒”“弗蘭人”推向更高的平臺。此前,他們剛與天虹股份、大碗先生、中車集團等,簽訂了6000萬元的供貨協議。

      白關絲瓜,今年同樣趕上了好行情。“最貴的時候,每公斤賣到30元。”在東方四季農業科技有限公司(下稱東方四季公司),剛參加完第三屆全國農村創新創業大賽決賽的梁艷,又著手改造智能蔬菜大棚。

      當“菜賤傷農”現象頻頻上演,本地菜園子如何生出美好景象?“以高新工業的成功經驗推動現代農業發展,推動標準化、品牌化、規模化、信息化和市場化建設。”前不久,主管農業的副市長顧峰在農業企業調研時,提出了破題之路。

      目前,我市已建成50畝以上的蔬菜基地160余家,蔬菜產業年產值達到52億元。而根據《株洲市人民政府關于創建株洲市現代農業特色產業集聚區的實施意見(2018—2020年)》,到2020年全市要培育蔬菜種植面積120萬畝,年產量達到350萬噸,主要蔬菜品種自給率保持在70%以上,打造蔬菜百億產業。

      本地菜如何走上品牌之路?

      A   為什么這么貴?

     ——差異化定位,標準化生產

      時值初冬,天元區三門鎮松柏村的土地里,雜草開始枯萎,但一畦畦辣椒苗長得綠茵茵一片,青的紅的辣椒零星掛在枝頭,農婦們挎著小筐又忙著采摘。

    “這種品相,能選為小親椒的已經十分稀少了。”蕭軍抓起一把辣椒在手中摩挲,因為“小親辣”需要優中選優,一株苗上能選下來的也就十幾個,采摘時間必須是掛果后的12到14天,否則口感和維生素都達不到要求。

      事實上,蕭軍選擇種辣椒,源于一份小炒肉。

      有一年,大學室友一家來株洲,蕭軍點了一道本地名菜——小炒肉。大人吃得歡歡喜喜,小朋友辣得又哭又鬧。

    “是不是可以種出老人小孩也愛吃的辣椒!”蕭軍對辣椒情有獨鐘,他是邵陽人,屬于無辣不歡的類型。辣椒富含維生素,“一個辣椒能頂三個獼猴桃”,飯桌上離不開辣椒。

      因為長期做農業企業咨詢管理,蕭軍認準了鄉村振興、農業結構調整這股春風。他憑著多年積累的人脈,找到了省農科院的蔬菜專家,想定制一款“有香辣味、不刺激腸胃”的辣椒苗。天元區三門鎮松柏村,也拿出了十足的誠意,不僅在土地流轉方面讓利,還把村里閑置的房屋拿了出來,給叁農公司做辦公場所。

      2018年3月,蕭軍帶著團隊十多名核心成員,扎進了松柏村。土地開溝起壟,搭上水泥支架,覆蓋白色地膜,220畝的設施栽培基地很快有了模樣;天氣漸漸轉暖,當地80多名勞力在省農科院專家的指導下,精心立起了每一株秧苗;從農戶家收集的雞糞鴨糞,在田間累積漚成了有機肥,滿園的菜苗茁壯生長起來。

    “頭一年就迎來了豐收,各類蔬菜產量達到300萬公斤。”蕭軍給這些菜注冊了一個商標——櫧洲本地菜,主打產品“小親辣”更是賣到59.6元一公斤,因為肉質鮮嫩、略有香辣味又不刺激腸胃,一上市就廣受好評。

      精準的市場定位,讓叁農公司嘗到了甜頭,去年該公司的銷售額就達到了2800萬元,“小親椒”“弗蘭人”等成為爆款,成功打進市內各大商超,還在市區接連開了13家連鎖實體店。

      梁艷接觸絲瓜,最開始是要為一家合作社“挽狂瀾于既倒”。

      蘆淞區白關鎮周邊一直有種植絲瓜的傳統,其外觀美觀、通體潔白、粗細一致,烹飪后白嫩如玉、口感極佳,因而聲名遠播。

      然而,由于種植戶各自為戰,沒有形成抱團之勢,加上市面上的絲瓜品種越來越多,競爭日益激烈,當地一批絲瓜種植合作社瀕臨倒閉。

    “姚家壩媳婦”梁艷從長沙經營的農網公司抽身出來,利用生二胎坐月子那段時間,好好審視了一番白關絲瓜,并著手寫了一份《白關絲瓜調研報告》。很快,市里有了動作,支持白關絲瓜的發展,梁艷順勢成立東方四季農業科技有限公司,改變村民的零散種植方式,抱團發展,建立農業標準化生產示范基地,實行統一種植、統一技術、統一管理,確保白關絲瓜的品質。

      這之后,白關絲瓜的種植技術獲得專利證書,產品通過綠色食品認證。通過農超對接、直銷專賣、訂單營銷、網絡營銷、農產品會展、觀光農業等渠道,拓展農產品品牌空間。

      種植戶紛紛受益,打響品牌的白關絲瓜,上市之初批發價一度達到30元每公斤,最低批發價也有6元每公斤,相比以前翻了兩倍以上。

    “白關十里鋪,絲瓜萬家甜”。目前,白關鎮果蔬種植面積2萬畝,品種有70余個,其中絲瓜種植面積最大,全鎮種植戶超過1000戶,今年達8000畝,年產量5萬噸左右,年產值約6400萬元,占全鎮果蔬總產值三分之一。

      不僅是辣椒和絲瓜,去年我市評選出的十大農業區域公用品牌,有4個是蔬菜品種,依托差異化定位、標準化生產,產品價格也是水漲船高。

      據統計,目前我市蔬菜產業產值已突破52億元。

      B  開拓市場有多難?

      ——成本和利潤博弈,還有外地菜沖擊

      蕭軍第一次走進蔬菜批發市場,與批發商展開了一場“5毛錢的戰爭”。

    “壓5毛錢價,我成本都收不回。”“你的辣椒沒辣味,進了貨我賣給誰?”

      蕭軍和批發商的爭論,最終以他的妥協而告終,而更讓他想不通的是,第二天對方還打來電話要退貨。

      退貨,是因為本地市場鐘愛螺絲椒,那種辣得出汗的味道,湖南人早已習以為常,而叁農公司有辣香無辣味的品種,上市之初并未激起水花。

      蕭軍和公司團隊成員拿著“小親辣”一個個餐飲店推廣,送到機關單位和學校食堂免費品嘗,人們驚訝地發現,這款辣椒可以單獨成菜,并且鮮美的味道讓人回香綿綿。“小親椒”品質的問題倒是經過檢驗了。

      而價格,蕭軍斷然不會讓步。他給記者算了一筆賬,拋開前期投入和運費,光算人工和種苗肥料,生產一公斤辣椒的成本價就要2.4元,如果連“5毛錢”都賺不了,回頭連人工工資都發不下。

      種植成本高企,是所有蔬菜種植企業面臨的難題。一方面,株洲屬于高山丘陵地帶,土地田塊小而散,不適宜推廣機械化作業,另一方面隨著農村勞動力大量外出務工,請人做農活成了難事,并且人工工資也是逐年上漲。

     “去年我們發放的人工工資就達到了100萬元。”蕭軍坦言,蔬菜價格跟著市場走,成本高意味著利潤空間低。

      以生產一公斤辣椒為例,在平原地區,種植成本為1元錢,尤其是地域越往南走,蔬菜的產量就越高,外地菜沖擊本地市場,幾乎是不費吹灰之力。

      梁艷同樣也遭遇成本高企的困擾。

      白關絲瓜的提質,首先要走設施栽培之路。“一畝地的塑料大棚費用,光原材料成本就要1.5萬元左右。”梁艷告訴記者,傳統的露天栽培方式,不能有效地利用土地里的每一個時節,產出的蔬菜只能跟風上市,與反季節蔬菜相比,售價有天壤之別,但搭建設施就必須砸錢做投資,如果按照土地畝產值5000元計算,收回成本都要3年時間,當然這還不包括折損的費用。

     但這是必須要走的路。這兩年,梁艷每年投入300多萬元,在500多畝的示范基地內建立了智慧大棚,并配備了一整套的智能設備,可以自動控制大棚內的溫度、濕度、水肥度等等。“一個智慧大棚,就要80萬元。”梁艷坦言,農業舍不得投入,就沒有產出。

     事實上,相比于其他類型的產品,蔬菜最不易于保存,比如藤蔓上的絲瓜早上還是水靈靈的,到了晚上就皮鼓鼓,如果不及時采摘,就容易爛在地里。

     集中上市導致蔬菜供過于求,售價自然就更低。2017年,白關絲瓜的市場價一度低到一塊錢一公斤,而成本價就要1.4元,更多的農戶選擇讓絲瓜爛在地里。

   “最大的問題還是外地菜沖擊。”梁艷坦言,市場是開放的,當外地菜以無可比擬的價格優勢沖向市場,本地菜只有招架之功而無還手之力。

      C  出路怎么找?

      ——高端定制,全產業鏈運營

      叁農公司加工廠房,被分成了晾曬、檢測、篩選、加工若干個區域。新鮮采摘的辣椒,會進行層層分級,優中選優。

      品質最好的是“小親辣”,除了生長日期和外表色差有要求,辣椒尾部還不能完全長出來。“長出了意味著辣味超標,就挑出來做剁辣椒醬、肉辣椒醬等調味品或擂辣椒、釀辣椒、炭燒辣椒等即食品。”叁農公司市場部經理袁敬說,細分品種,是為了更好地對接市場,不把“肉當白菜賣”。

      目前,該公司建立了蔬菜全產業鏈運營模式,由產業基礎端、物流中轉端、市場供給端共同組成。產業基礎端主要包括叁農千畝綠色蔬菜種植基地和“弗蘭人”特色農產品加工基地,承擔項目種植、加工的產業基礎功能;物流中轉端主要包括冷鮮儲藏中心和分揀物流中心,承擔農產品保鮮儲藏、分揀配送功能;市場供給端包括餐飲訂單銷售、“本地菜”蔬菜專營店(專柜)、“本地優鮮”社區生鮮電子商務平臺、農產品外貿出口、農貿市場批發代理五個部分,承擔產品銷售、品牌輸出功能。

      這個鏈條最直觀的好處是,可以實現農產品從田間地頭到社區家庭的無縫流通。“比如市場端當日需求量是500公斤,基地可快速反應確保第一時間出貨。”袁敬表示,公司按照標準化、品牌化、規模化、信息化和市場化的要求,起點就是高處。

     她還透露,公司準備5000平方米的冷鮮儲藏中心,設計蔬菜保鮮庫容量100噸,蔬菜保鮮周轉期30天,這將有效解決蔬菜生產季節性問題,讓蔬菜“早入市、晚退市”。

     梁艷最重視的還是品牌路線。從早幾年均價每公斤2元到目前的3元,白關絲瓜在獲得株洲市十大區域公共品牌農產品稱號后,身價實現翻翻,但要對得起這份價格,需要嚴格落實產品標準。

     今年,基地建成了大數據中心和質量檢測中心,抓好蔬菜生產全過程的智能監控和產品溯源。“通過收集app,我們可以設置標準值,讓絲瓜在熟悉的環境中長大。”梁艷告訴記者,今年當地絲瓜在市場上一路暢銷,更是憑借自身質量避開了價格亂戰。她想為白關絲瓜申請國家地理標志產品,因為品牌能實現價值的最大化。

     淥口區的湖南湘春農業科技有限公司,一開始就沒走尋常路。他們把蕨菜的市場定位在韓國,主要做出口。

     淥口區處于中亞熱帶季風濕潤氣候帶,“春雨一下漫山遍野長出了蕨菜”。早在2012年,該公司就拿到了蕨菜干自營出口權,并注冊了“湘春”品牌。

   “產品質量靠得住,市場也就能守住。”公司負責人劉芬告訴記者,為了給韓國客戶提供有品質的蕨菜干,她們主動要求韓國客戶委派“監工”,對收購貨源、挑揀、曬干等程序,進行全程監控。

     最近幾年,“湘春”每年從韓國人的手中,賺回了7000萬元左右的人民幣。每年生產旺季,她們安排140多人就業,人均增收8000元左右。此外,該公司采取“龍頭企業+合作社+基地+農戶”經營模式,大量收購生鮮蕨菜、小筍,帶動周邊近2000余農民從事蕨菜等農產品的采收、加工和銷售。

    “標準化、品牌化、規模化、信息化和市場化,是蔬菜產業做大做強的根本出路。”市農業農村局負責人認為,一批批新農人朝著這條路上探索,必將激活株洲蔬菜產業這池春水。

      記者手記

      田間是車間 工業思維要落地

      在叁農公司采訪,“以高新工業的成功經驗推動現代農業發展”,這條橫幅在秋風里飄蕩。

      把“農田變成車間”,這樣的理念已經被更多的新農人認可——把農業當作企業,用工業的方法發展農業,用市場的標準、競爭的理念經營農業,在菜園子里迎來了豐收。

      以銷定產,把市場作為“第一車間”,要像辦工業那樣,面向國際國內兩個市場,因地制宜,發揮優勢,適應市場需求,調整農業結構,優化區域布局,大力發展標準農業、品牌農業、高效農業和智慧農業,實行區域化種植、規模化生產,培育各具特色的生產基地,為賣而產,為賺而賣。

      以工業思維發展農業,需要政府部門加強引導,加大扶持力度,組織優秀企業家比比學學,營造更好的農業發展環境,同時新農人也不能固步自封,要在自己的“車間里”挖掘出具備說服力的成果。

責任編輯:市農業農村局

ag环亚集团娱乐 - 环亚娱乐国际APP